南风祭酒

不定期掉落

梅林传奇又名 家有仙妻

科总是什么神仙颜值555 太可爱了吧!!

亚梅真好磕!只想看他们疯狂...🙈

深夜睡不着记录

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搞对象

明明知道自己又迟钝又害羞的性格是很难讨人喜欢的

之前大三实习的时候,我去面试的时候刚好碰上了他们的部门例会,战战兢兢坐到最后一排,小心翼翼偷偷瞄人。怎么说,就碰到一个长得特别特别符合我心水的小哥哥。

侧面都能看出来五官很立体,我真的特别受不了鼻子长的好看的人,男女都是,肤色还特别白净,不像是病态的白。统一发放的工作服被他拉的高高的埋在下巴下。

当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:卧槽 太好看了吧 这么禁欲的吗 我日 我要死了 我这辈子有机会能跟他说上话吗嘤嘤嘤

后来我知道,他不仅鼻子很好看,眼睫毛也浓密地让女孩子自惭形秽。

因为过几天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,别的同事正拉着我给我介绍液相色谱分析仪,很好看的小哥哥蹬蹬蹬地跑过来我面前,弯弯的眼睛里带着笑意,问我,你是zX大的吧,我正好比你大两届,是你的师兄^_^

被突如其来美色冲昏了头的我:啊?(#゚Д゚)你也是学XXXX的吗?

小哥哥很高,估计有1m9,站直了我刚好能够到肩膀,或许是我仰起头错愕的样子特别好玩,他笑着跟我讲,对呀,我是学XXXX的,你待会过来找我哦,我跟Z工申请了要带你。

诶??这是什么走向??我这是种什么六合彩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身边本来要带我的同事:???...

诶 就叫小哥哥w师兄吧,由于住的方向差不多,后来w师兄送了我三次回家。由于害羞和自卑,我根本不敢直视着w师兄聊天,以至于最后我们坐在地铁的两人坐,我在他旁边玩了一个小时ipad.....把一直卡着的room 2打通了关。

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w师兄可以说是我上大学以来遇到过最舒服的男生了,让我心动又让我觉得他可爱。由于很多原因,最后我也没在实习的地方继续做,转身投入考研的苦海。

最后,两年过去了,感情并没有特别进步,也没有形同陌路。

我发暴雨前染红的天空

他会回“熟悉的宿舍楼^ _ ^”

我吐槽研究生的老师布置作业有多变态

他会回复“CAD真的是硬伤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”

诶 这么可以这么可爱

铛总说要主动 要经常找他聊天

可明明生活已经没有交集了,我实在是想不出话题来撩拨呀

默默发现写的好长!废话好多233 放在安全的lof真好!

越忘记 越刻骨铭心

越沉迷 越遥不可及


我妮 太美丽辽

我心里的凤知微就该是这样的

真想把弹幕里刷nini不好看的先泼她一瓶卸妆水在揪到镜子前反省!


(大概可以和上一次发的坤哥当一个情头??

坤哥这颜值和演技真是吊打众鲜肉

只一眼,情绪云翻雨覆

/最亲密 如临大敌/

#这句歌词真真实实把我虐到了

#感谢天盛长歌剧组,带来的电影级视觉享受

#不负情深


【Deemo】樱花色的梦

#一个不正经的游戏测评
买了i8之后又重新把deemo下回,体验了一把用大拇指玩音游的艰难..不得不说还是ipad好玩!大拇指根本反应不过来呀qwq!

很是沉迷雷亚公司在设计游戏上的用心,deemo的情节架构在一个悲伤而温暖的故事上。一个小女孩从窗户掉落,来到了属于deemo的世界。第一次玩的时候,略显稚嫩的画风和小黑人deemo给我一种错觉,这不是个恐怖游戏吧??然而木有,游戏的界面及其简洁,比起同类型的音游可谓干净。音乐我就不吹了,vk大佬相信听纯音乐的没几个不知道滴。重点的重点还是游戏传达给玩家的故事,需要玩家通过自己探索(甚至百度百科)才一步一步揭开。

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,至少对我来说。故事里的人物主要是掉下来得小女孩、面具小姐和小黑人deemo。玩到最后的人肯定都知道其实只有一个人,故事不过是小女孩的一个梦。探索的过程也是满满伏笔,玩第二次才能体会其中深意。

比如一直不曾露面的deemo,会给小女孩无谓不至的关怀;总是带着面具的冷冰冰小姐,毫不留情地指责荒诞行为;那些欲言又止的话,模糊片面的对话,真让我疯狂沉迷qaq。

小女孩从一场仿佛现实的梦境中醒来。
梦里她的哥哥变成了一个全身黑色的人,全身只露出一对眼睛。但小女孩她并不害怕,她觉得deemo是个好人,在他身上有一种亲切的熟悉感。
“deemo对我真好”“等出去了,一定要带deemo去看樱花”
她在似乎时间静止的树底下,参观deemo的书房,还有阴暗的餐厅,旋转的楼梯上有一枚磨损不清的奖牌。
“外边看起来好恐怖,还是不要打开窗好了”“..房间里似乎有消毒水的味道”
破碎的线索和主剧情的曲子无不指向deemo是小女孩一个很熟悉的人,而房间里出现的坐标和消毒水的味道暗示了小女孩正在医院里。随着树的长高,小女孩终于够到了能爬出去的窗口,而deemo并没有随她一起出去。黑纱尽去,露出deemo原本清俊的面容。他穿着一身漂亮的燕尾服,对着小女孩露出宠溺的笑容。
原来deemo是哥哥。小女孩才明白过来。她急切地想从平台上跳下来,回到哥哥的怀抱里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哥哥一点一点化为闪光的碎片。恐慌和悲伤一齐涌来,窒息的感觉瞬间让小女孩从梦里醒过来。
睁开眼,是一片白茫茫,身边的仪器规律的发出声音,窗外的风吹来,扬起了米白色的窗帘。
小女孩睁了睁仿佛还有湿意的眼睛,午后柔和的光线似乎把她禁锢在梦境的边缘里。她奋力向窗户爬去,碧蓝的天空如水洗般清澈,高高低低的楼房撞进视野。
风吹过来,扬起远处一面迎风猎猎的旗子。
“我才不想要醒过来呢。”小女孩蜷起身子,终于放声大哭。

*根据曲目的图画..我猜哥哥原本是个钢琴家,平日里最爱给妹妹弹琴,会带她去看落满樱花的草地,会跟她一起玩扮演游戏。在一次事故里哥哥挡在妹妹身前,为了救妹妹把自己完好的心脏移植给了妹妹(或者是其他?输血一类)。而妹妹的潜意识里不愿醒来,化生出deemo来伴她脱离昏迷,回到现实世界。
*其实游戏更打动我的是现实与梦境的边界,那种模糊的感觉似乎是每一个想要逃离生活的人所追寻的,就像是盗梦空间,梦境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qwq!
*还有几个小彩蛋:部分曲目在hard模式下fullcombo封面图会改变,比如deemo会变成哥哥,面具小姐会变成小女孩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满足了玩家的情感诉求—我虽然通关了,但deemo也离开了。这可是一个真真残忍的游戏啊。

*真的安利大家去玩呜呜呜!太值得了!

毕业旅行选择了大西北
天地间仿佛只剩眼前的景色了

吐泡泡的白鱼鱼!超绝可爱惹!
过几天再撸个居龙龙🤣
大结局过去了依然是
被镇魂居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日子👌

#原图来自微博大大,刻得歪歪扭扭就不打扰原作了🤣

悄咪咪在这儿保存一波照片
去青海和甘肃的毕业旅行~
同行的姐妹不太会用单反和抓表情,导致100张照片都只有几张可以看看qaq
anyway总算是有几张好看的照片啦!
以及在人群中才能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小只🤣🤣

帝都新风尚背后的男人

甜啊!!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隆安十年,新皇不等登基,就亲赴两江战场。此后东瀛人临阵倒戈,江南大捷。


至此大局已定,任凭西洋教皇有通天彻地的本领,终于也无力回天。


 


于是顾昀终于挂了印。


 


其实在两江大营的时候,顾昀觉得自己挺好的——他既没有断胳膊,也没有断腿,甚至没破相,依然英俊潇洒。虽然打了一身钢板,但他与钢板兄相伴多年,早就“情同手足”。大败西洋军后,他认为自己离骑马上阵就差一场好觉。


 


把一干事务交接给沈易,顾昀终于卸了心头的甲,在帅帐里倒头就睡。枕戈待旦多年,这一觉果真是好觉,昏天黑地,梦也没一个,几乎就要睡死过去。


迷迷糊糊间,他先是隐约听见有人声,只是听不太清,紧接着,又有人把手掌捂在他脸上,手指微凉,袖子里透出熟悉的安神散香味。


“长庚啊。”他这么想道,拉着意识的弦一松,神智又开始往下沉。


 


“三天了。”长庚抬起头,脸色却不太好,比不眠不休地飞到两江战场还疲惫,嘴唇上略微起了皮,轻声问陈姑娘,“他为什么还不醒?”


 


陈轻絮端了一碗水递给他,长庚接过来,自己却只尝了一口温度,就用小勺蘸着,小心地喂给顾昀。


“侯爷的药里有助眠的成分,不过大概也不全是药劲,这些年亏得太多了,心神一松,就全发出来了。”陈姑娘道,“还有皇上身上带着的安神散——”


 


长庚常年带着安神散,已经被这玩意腌入味了,闻言立刻把装安神散的香囊解下来丢在一边,忧心忡忡地问道:“和安神散也有关系?对了,我早就想问,他好像对陈姑娘的安神散特别敏感,稍微点上一把就睡得很沉,这药的药性温和得很,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冲撞的,还是他……”


精神太差了?


 


陈轻絮说道:“陛下,睡得沉不是坏事啊。”


“我知道,只是……”


 


“其实像侯爷这种从小泡在药汤里长大的人,体质比一般人更不敏感。我听人讲,前些年侯爷在北郊温泉山庄遇刺,贼人给他下的药足够放倒两三个壮汉,他也不过是手脚麻痹了片刻而已,”陈轻絮慢声细语说道,“陛下,烈性迷药尚且如此,何况区区一包安神散呢?这一味药里,能让他沉眠不醒的,大概也……”


    


大概什么?


长庚有些茫然地看着她。


 


陈轻絮再江湖,此时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,后面的话觉得自己不方便多说了,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冲他微微施礼,转身走了。


 


长庚一开始没明白她在不好意思什么,莫名其妙,低头继续给顾昀喂水,忽然,一个念头倏地划过他心尖,长庚的手一顿——


能让他沉眠不醒的,不是药本身……那么,是这股味道吗?


是因为带着这股味道的……我吗?


 


长庚呆了好一会,轻手轻脚地把水放下,觉得心里有一汪小小的水泊,绵密的波纹不断地来回起伏。他忍不住勾起顾昀的手指,轻轻摩挲着那人指尖的细茧,继而叹了口气,十指相扣……


就在这时,整个空间震荡了一下,紧接着是一声巨响,仿佛一头巨兽的叹息。


 


闷闷的“隆隆”声动静很大,活生生地把半聋顾昀也惊醒了,他的心神还没远离战场,未及清醒,先悚然一惊。


顾昀猛地睁开眼,被晃眼的白光刺了一下,他下意识地把长庚往怀里一扯,去摸床头的割风刃……摸了个空。


 


割风刃呢?


甲呢?


 


即使琉璃镜不在,他也发现这里似乎不是两江大营的帅帐——帅帐里进出的将军们带来的冷铁和汗的味道不见了,床头似乎有香炉,燃着清幽的香,身下的床褥柔软得要把人骨头融化进去,而窗外……


一片白?


 


阳春三月天,江南还会下雪?


还是他更瞎了?


 


这时,被他护在怀里的人轻轻地掰过他的脸,在他眼角亲了一下,把琉璃镜架在了他的鼻梁上。


 


顾昀的视野清晰起来,紧接着,“嗡”的一声,“屋子”又是一震,窗外飞起云海似的白雾,浓郁地涌动片刻,继而缓缓散开,露出北方尚未复苏的初春。


一排铁傀儡和卫兵列队两侧,为首一位似乎是御林军统领。


 


长庚:“京城到了,子熹,回家了。”


 


顾昀分明记得自己是在两江大营的帅帐里,眼睛一闭一睁,竟然就到了京城。


他脸上一片空白,露出了这辈子最呆滞的表情:“……啊?”


 


半个月以后,纵贯南北的蒸汽铁轨车才正式投入使用。


史书上说,早期的蒸汽铁轨车烧紫流金,因此只供军用,战后过了几年,灵枢院再三改造,降低了能耗,才开始开放民用线路。


史书上没说,大梁铁轨车第一次开跑,原是为了悄么声地偷走大帅。


唉,史书老遗漏重点。


 


后来,长庚虽然彻底摆脱了乌尔骨,身边却总是预备着几包配好的安神散,朝廷内外都跟着这位皇上一起养生。“惜命”也成了朝中新风尚,大家没事就坐一起交流怎么“补气养血”、“平心静气”,药膳成了独立菜系,在帝都红极一时。


陈姑娘有一次陪沈将军回京见了长庚,闻到皇上身边仍然萦绕着淡淡的草药味。好多年过去,她早把当年在蒸汽铁轨车上的闲话忘了,隐晦地向皇上表示,乌尔骨真的已经根除了,陛下不用再这么小心翼翼,这有点砸她招牌。


 


长庚笑而不语。


 


顾昀中年后不再驻守边疆,除了例行巡视四境军务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京城。京城的生活毕竟安逸,平时在自己府上又有人精心照料,时间长了,养得他添了不少娇气的毛病,偶尔出长差,到了新地方,总有那么一两宿睡不着。


不过,只要放一包安神散在床头,他就不择席认床了。